大陆器官市场公检法医一条龙作业

【大纪元2006年5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冯长乐采访报导)根据中国卫生部提供的资料显示,目前中国国内开展肾移植的医院达到368家,肝移植的有500多家。而在医学技术最发达的美国,能够做肝移植手术的只有约100家医院,有资格从事肾移植的不过200家。

从从事器官移植的医院名单来看,其中有多家医院并非三级甲等医院,部分属于二级医院、民营医院及地区医院。单广州市,就有近20家无资质医院开展此类手术。被卫生部部长黄洁夫定义为“无序竞争状态”的器官移植在中国“泛滥”的主因,其实是源于一个在法律保护下的无本万利的器官交易市场!

器官就地分赃:公检法、武警、监狱、医院一条龙

记者最近从大陆S女士亲身经历得知(为保护当事人隐去姓名),在2000年9月,S女士25岁的儿子小苗(化名)在黑道“不干,杀你全家人”的胁迫威逼下,参与一项犯罪。后来小苗因良心谴责、投案自首。

作为从犯的小苗,在多日的刑讯逼供下,双腿被打断,最后反被当作主谋、被判死刑。S女士之前已知公、检、法、医等摘除犯人器官贩卖的事,在儿子临刑前,特意委托省高级法院法官与刑警队打招呼,希望保留儿子完整尸体,不要动他的器官。

行刑时,S女士和家人花了钱、托了门子去了法场。当看到省高法、公安、省第二人民医院(来了四个医生)、省武警医院、省医学院都派车前来,S女士知道他们是来取器官的,因此S女士和家人再上前强烈要求不能动儿子的器官,但被拒绝。

公安说:“你儿子已经签字,他同意的。他是犯人,他的事情我们有权任何处置”。S女士向他们要儿子的签字证明,当时也拿不出来。一个在场的法官透露:“你儿子这样年轻,他们一定是要取器官的”。

S女士强忍悲痛。执行枪决后,大概十多分钟,这些公安、武警和医生们把她儿子的器官从上到下摘走,连肠子都被省医学院取走做了标本。

高额利润利之所趋 一个肾提成两万元

器官来源与手术收费之间存在着悬殊的价差,利之所趋是大陆贩卖器官横行之所在。目前,一个器官移植手术收费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但成本几乎为零。

S女士披露:用犯人器官做交易根本是无本万利。拿肾来说,公检法、武警、监狱、医院一条龙作业。他们从使用我儿子供体的医院得到提成!一般一个肾提成两万元,当然还有其他器官。处决一个犯人,这些机构就能发一笔财!

S女士说:我儿子已经投案自首,按道理是应该可以减刑的,根本够不上死刑。可是为什么判了死罪?不就是看他年轻想动他的器官吗?

医生:“我们要犯人的器官,不用花钱!”

S女士曾经在南京某医院登广告要求捐献眼角膜时试着打电话要求捐献,可是没有人前来联系。为此她还去了医院,结果那些医生偷偷告诉说:“我们要犯人的器官,不用花钱!”。

S女士表示:我不袒护我儿子,但作为罪犯他也是人,一个生命!但他的器官也不能被随意摘除,就地分赃更是天理不容!S女士认为,公检法医如此对待死刑犯,在利益趋使下,他们不就可以随便定罪、滥杀无辜吗?

“公开的秘密”

记者最近浏览大陆器官移植患者建立的网站、论坛、聊天室。有很多寻求谘询的患者,也看到多数移植后患者的心路历程。记者了解到在施行手术后,这些患者都需要持续施打大量的抗排斥药,而这类药物会产生极大的副作用且价格昂贵,因此在心理和身体上仍然承受很多。

网站里,同时也有接受器官移植的家属为自己女儿因主治医生用错药物致命的抗议;也看到有人接受移植后出现幻觉;也看到了在众人祝福下完成手术后不久死亡。因此是否接受移植手术也是很多患者想要问的问题。

至于所接受的供体来源,对这些患者而言似乎是很遥远的事,有网友表示医生都说了:“供体健康”,就不要想太多了,珍惜现在的日子。对于最近法轮功学员器官被医院大量使用的消息,有网友间接表示:“其实这些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了”。

5/18/2006 11:49:52 A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