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驳活摘器官真实性 中共只想阻止报告发表

【新唐人记者黄宇轩荷兰鹿特丹报导】12月12日清晨,在荷兰鹿特丹召开的“人权与医药国际研讨会”的特别早餐会上,加拿大律师大卫.麦塔斯发言称,他们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调查报告发表两年来,中共想尽一切办法都无法驳斥报告中所列的证据,他们所做的只是阻止报告的发表。请看从鹿特丹发来的报导。

2008121404113253a
麦塔斯先生是2007年1月公布的《血淋淋的器官摘取——关于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修订版》的作者之一。中共曾针对此报告发布一段短片,称调查报告的证据是假的。麦塔斯先生回应说:“我们面对的是中共政府,拥有百亿美钞,几千个人做这个事。而在我们这边,乔高和我自己只有两个人,义务的半职在做这件事情。他们做出来的东西事实上支持了我们的报告而不是削弱了(它的真实性)。他们拥有这一切资源,却无法回应(我们的报告的)事实,在我看来,恰恰证实了我们的报告。因为如果(报告)有任何纰漏的话,凭着这些人还有砸進去的钱,他们一定会挑出来的。”

麦塔斯先生举例说,调查报告的证据之一,是他们致电中国某医院询问器官来源的电话录音,在中共的录像中,该医生说他的确接到电话,但不承认说过器官是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来的,这是乔高和麦塔斯先生自己加上去的。麦塔斯先生说,电话录音是他们无法僞造的,中共的录像相反证明了录音的真实性。

麦塔斯先生还在发言中介绍说这一年多以来他们找到许多同类的新的证据,那就是很多法轮功学员证实他们在狱中被验过血:“为甚么这些人被验血,这不是为他们健康着想,因为他们在监狱里是受酷刑的。验血对于器官移植是必需的,因为移植需要血型的相容性。”

前不久被荷兰政府请到荷兰的联合国难民法轮功学员于女士2005年在辽宁女子监狱的经历,证实了麦塔斯先生的説法。

法轮功学员 于女士:“我们全监狱2000多名服刑人员,其中包括500多名大法弟子被强制抽血。那么当时呢,还以为是正常抽血,可是抽血结果被输入电脑之后,没有告诉我们本人结果,有病的人没有送進医院治疗,传染病人没有被隔离。”

200812140412453b
参加早餐会的来自全球器官移植以及法律界的精英们表达了他们对此事的震惊和关注。

赫曼.尼斯(Herman Nys) 医事法教授:“最终当然得通过国际压力,通过联合国来解决。”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