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记者走访劳教所 中共再现苏家屯手法

2008年8月11日 星期一

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调查团(CIPFG)提供一本名为《奥运村外的酷刑:中国劳教所指南》,给参与奥运报导的两万多名各国记者。近日不少记者开始走访北京各劳教所,并寻找法轮功学员。据知情人透露,中共再次使用苏家屯似的移花接木手法来误导国际社会,大部分法轮功学员已被移出北京市。

加拿大《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8月7日发表了在京记者博拉其弗德(Christie Blatchford)的报导。记者博拉其弗德一开始要找大兴女子劳教所,但未找到,但他找到了北京清河急救中心,这里是法轮功学员”于宙”死后所停放的地方。于宙是北京有名的音乐人,被关在北京通州看守所时死去的。

记者接着来到大兴区团河附近的一个劳教所和一个拘留中心。博拉其弗德认为就是这个拘留中心,关押着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卜东伟,他被大赦国际评为良心犯。博拉其弗德希望在这里可以获得一些基本资讯,但一位官员说,他们必须获得多个部门同意才能接受采访。

博拉其弗德表示,这跟当初中共对国际社会的程诺不一样。中共当初程诺,在奥运其间不用经过上级允许就可接受采访。

另据明慧网报导,知情人透露,中共为了阻止国际社会对劳教所的调查,当法轮功指南出台后,中共当局马上将劳教所里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转移,让一些被中共所谓“转化”了的人还留在劳教所里,并给他们很好的待遇。这样让外国记者去采访,就像当初的“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调查一样,记者实地看到的都是假相,是中共故意制造出来的。

据暸解,很多北京的法轮功学员都被秘密转移了。有些被转移到山西省劳教所,山西省女子劳教所,有些被转移到内蒙。这些被转移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关押起来了,不准与外界有任何联系。

以上新闻由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报导

国际器官移植会 法轮功吁制止活摘器官


悉尼的法轮功学员于大会开幕当日在会展中心前举行集会(摄影:大纪元/骆亚)

【大纪元8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叶佩青悉尼报导)第22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于8月10日至14日在悉尼著名的达令港的会议中心召开,悉尼的法轮功学员于大会开幕当日在会展中心前举行集会暨新闻发布会。紧急呼吁国际社会特别是医学界关注并一起制止在中国发生并仍在继续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罪行,同时对前来参加会议的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提出了两点要求提供精确的器官移植统计报告,并表明多少来自死刑犯,多少来自捐赠者。


悉尼的法轮功学员于大会开幕当日在会展中心前举行集会(摄影:大纪元/骆亚)

加拿大著名的人权律师戴维·麦塔斯、纽省法轮佛学会发言人约翰·戴乐、曾经被关押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曾铮、反对强迫摘取器官医生协会代表等在新闻会上发言。

中共活摘器官行径完全违背医学界一贯主张的道德标准


反对强迫摘取器官医生协会在新闻会上发言(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的医生鲁克·休斯(摄影:大纪元/骆亚)

反对强迫摘取器官医生协会(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的医生鲁克·休斯(Dr. Luke Hughes)要求全球器官移植界、世界医疗协会等机构关注和帮助制止在中国正在发生着的非法行径,共同加入到独立的对活体摘取器官的调查行列中来。他说:[录音] “国际法规定每个人都有权利自己决定是否捐献器官,然而,在中国的一群善良民众因修炼法轮功而遭到中共的残酷迫害,被活生生的摘取器官致死,这种行径完全违背了医学界一贯主张的道德标准。

因此我们要求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一,向世界卫生等组织提供精确的器官移植统计报告包括在中国的年器官移植数据;二,向世卫等组织提供精确的文件包括有多少器官来自于死刑犯,有多少器官是自愿捐赠的。”

寻找新的证据 评估中共对这一报告的反应


加拿大著名的人权律师戴维·麦塔斯在新闻会上发言(摄影:大纪元/骆亚)

血腥的摘取--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一文的作者之一、著名人权律师大卫·迈塔斯从加拿大远道而来。他表示此行的目的是代表器官移植界提出三点要求。他说:[录音] “这三点要求包括,寻找新的证据,进一步评估中共对这一报告的反应,以及在报告出台后中共在某些方面的改变,我们也必须对此进行评估。因为从根本上讲,中国的器官移植法和捐赠系统没有丝毫改变。”

劳教所法轮功学员体检 完全在进行着一项计划


曾经被关押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曾铮在新闻会上发言(摄影:大纪元/骆亚)

法轮功学员曾铮讲述了她于2001年被关押在距离奥运主会场30公里远的北京女子劳教所进行严格的身体检查的经历,她认为从检查的严格程度来看,中共的目的不是出于对他们身体的关心,而是完完全全在进行着一项计划。[录音] “在我被转移到那所监狱的时候,我接受了全身检查,同时和我一起接受检查的法轮功学员有20个,我们被强迫说出自己的健康史,由于我在修炼法轮功以前曾经患有C型肝炎,一个月以后,我们又被秘密转移到北京兴安女子劳教所,并在劳教所旁边的医院进行了更加严格和全面的身体检查,检查过程非常的严格,就像在对待动物一样,然而这些检查的结果从没有给我们看过。”

每当换迷彩服时 就知道又要去摘取犯人器官了

原沈阳中国医科大学外科医生袁宏证实,在中国摘取和贩卖死刑犯器官对于医学界的人来讲早已是人人心知肚明的事情。他说:“这种事早在1996年就发生了,当时我没有参与器官移植手术,但我的一些同事参与了,每当看到他们换上迷彩服的时候,就知道他们又要去刑场摘取犯人的器官了。”

8月8日奥运开幕前,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为各国前往中国采访奥运的记者提供了详细的劳教所调查指南。中共借奥运为名,加重对人权的迫害,并封锁了法轮功等中文网站,企图掩盖迫害法轮功真相,但事与愿违,全球媒体再次聚焦法轮功。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8/8/11/n222405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