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著名艺人广州换器官 言如早市买卖

【大纪元6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士报导)中共以贩卖器官牟取暴利,尤其在劳教所等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自从2006年3月9日首次被世界发现,至今已过了两年。但是从记者在一次医学讲座会上,听到名艺人Kris Biantoro先生讲述他去年到广州进行肾移植受骗的曲折经验,才发现中共的器官贩卖并没有停止过,集团的一条龙「骗术服务」,如今更是变本加厉,手段更新颖、更隐蔽。

黑帮仲介中途「杀价」

在一次专访中,红透全印尼的著名艺人科李思.彼安妥洛(Kris Biantoro)向记者阐述,他去年到广州准备换肾,遭遇黑帮仲介中途「杀价」。

科李思说,协议说好手术费是20至25万人民币,这个费用已经包括付医院、医生、肾脏、仲介佣金等等费用。到了大陆一切不是那么一回事,他们使用各种手段,例如说还没找到合适的器官,或病患抗体太强,必需打针适应,等等,久了,你才恍然大悟,如果不愿提高价格,你肯定找不到器官的。

实际上那些新鲜器官并不缺,只看你愿不愿出高价,听说费用已高达70万人民币。病患通常为了自身考虑,不惜花掉再多的钱。

他说,在中国做器官移植手术风险大,除了手续不透明,令病患和家属捏一把汗。他后来发现,偏偏多数事例证明,器官移植手术危险性的高潮,竟然是在做了手术返国后。

换器官 先取中国名

在科李思先生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讲故事中,他指出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医院以「新条例」要求他「配合」──「换取中国名」。

他说,医院告诉他,大陆因面临奥运和人权国际舆论的压力,不能再做器官买卖。按照政府新规定,应以卖给自己国人为优先。所以,外国病患须配合,接受以中国名登记,他们改了我的名──叫李平,明确告诉你,如果发生意外,死者名字叫做李平,Kris Biantoro这个人已不存在了。

另外还有一个现象,明明有五个病患做移植器官,而其中一位是(来自)印尼的人,医院正式登记的却只有四位中国人。

手续就像早市做买卖

除此之外,手续就像早市做的买卖一样,成交后握个手就算数,医院不给你正式收据。而且这些暗规则,家属必需同意并签名。

这两点协议非常可怕。可是因为换肾心切,他们叫我们做什么,我们只好照做。

在医院等待肾脏时,仲介悄悄提醒我,不要承认自己是印尼人,要承认是华裔。千万别让人知道我是名艺人,因为会遭「揍」。

医生对仲介毕恭毕敬

今年年高70岁的科李思,对广州换肾手术还心存馀悸,大陆的新闻封闭、官商勾结现象严重,令人失去安全感。仲介利用外国人语言的隔阂,设法从中获取暴利。

科李思笑著说,开始时,他对仲介先生心存很大的迷惑,「到底这些人是啥地位?」

在等待手术的其间,是仲介在告诉你,「还没有合适的肾脏」,好像决定权是在他,医院上下的人对他则毕恭毕敬。

科李思在广州医院空等20天,第21天早晨,三宝垄两位神父因到广州做体检,无意中听到有人「告密」,求他们「拯救」躺在异乡病院里、孤苦伶仃的科李思,神父千方百计最后才「找到」人。

科李思异地逢熟人感受异常,所以见面时听到神父说:「你根本是健康的人,动什么手术?」深受启发,毅然离开广州医院返国就医。

本文网址﹕http://au.epochtimes.com/gb/8/6/28/n217143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