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家屯庞大地下工事群

作者:怀明
【大纪元3月27日讯】看了大纪元3月25日的关于苏家屯地下武器仓库的报道后我禁不住上网上查寻是否有有关的日军地下工事的记录。欣慰的是还真的发现了不少网站都在2005年8月份报道过在苏家屯发现有日军地下工事。粗粗一看,好象都千篇一律。可细细归纳分析,竟然发现有一些蛛丝马迹,似乎在向我们揭示着一些什么。在此我不妨将报道原文和一些疑虑都一一道来。明眼人或许会比我更理解其中名堂所在:
最早报导此事的不是耳朵长长的记者,而是神通广大的中国共产党。苏家屯党建网2005年8月8日第一个报导(http://www.sjtdj.gov.cn/xuancuan/show.asp?ids=2643):

“日军地下工事群”在我区“现身”

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前夕,一个日本侵华期间修建的地下工事群日前在苏家屯区被发现。据有关专家介绍,在沈阳地区发现日军地下工事群尚属首次。

这个地下工事群位于苏家屯地区的沈阳南站苏北编组站附近。在苏北货运中转车间西侧,有一个混凝土浇筑的地堡是这个工事群的入口,也是该工事群的发现地。整个工事群分为地上和地下两部份。地上部份主要是炮楼和地堡,一共有5个。地下部份主要是位于地表下近8米的钢筋水泥通道。据附近以前进入过该工事的居民回忆,地下通道高约2米,宽约1.5米,里面设有大约10平米、类似指挥所的小房间,并且还有存放弹药等专用区域,“进入后走上数百米仍然看不到尽头”。

有关专家认为,当时苏北编组站是日军侵华的一个重要铁路交通枢纽,不仅是日军重点保护的对象,也是抗日军民重点袭击和摧毁的目标。所以,这个工事很可能是当时日军为保护铁路免遭攻击而建造的。

由于年代久远,现在的地下通道内已布满积水,人员不能够轻易进入。因此,整个工事群到底有多大、地下通道具体有多长、通道内到底有什么等问题目前还无从知晓,亟待有关单位和部门组织专家进行勘察,以便让这个日本发动侵华战争的历史见证早日显现,成为我们牢记历史、警示后人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2005-8-8 8:19:34

值得指出的是,该文没有报导是怎么发现的。是不是在党组织对此地下工事的特殊的 “亲切关怀下”发现的? 另外该报导说,“整个工事群到底有多大、地下通道具体有多长、通道内到底有什么等问题目前还无从知 晓” 。然而该报导称之为“日军地下工事群” 。一个“群”似乎是对该地下工程已经有了比较全面的了解。否则,“人员不能够轻易进入”,又有何根据可以判断是一 “工事群”?

从时间上来看,第二个报导的是沈阳日报 (bf3.syd.com.cn/gb/syrb/2005-08/12/content_1896400.htm) 2005年8月11日陈凤军李双琦的报导(http://www.rit.cn/Html/2005812143458-1.html):

沈阳神秘地下道曝光 疑为侵华日军地下工事

作者:陈凤军李双琦来自:沈阳日报时间:2005-8-12

本报讯8月11日,在中国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沈阳市苏家屯区境内发现了一处神秘的长达两公里的日军地下工事。

“你们看,这就是神秘日军工事的一个出口。”苏家屯区摄影家协会副主席马春斌指着苏家屯苏北车站中转货场铁道边的一处破旧碉堡。这个碉堡有两米多高,东侧呈半圆形,西侧呈正方形,还有一个矮小的铁门,但已不能打开。记者从碉堡上方的一个口子进入碉堡,发现里面不太大,能同时容下五六个人,四面墙上有六七个枪眼。碉堡内部脚下有一个一米见方的洞口,由此再往下,便见一处一米宽、两米长的窄道,过去后就到了一个七八平方米的大房间里,前边一直往北,就是宽2米、高1.8米、总长大约两公里的神秘通道。里面有近一米深的积水,挡住去路。

站在潮湿的洞口,马春斌手指前方:“你看,墙壁全是水泥浇筑的,特别坚固。这个通道一共有四个出口,两个在中转站货场内,一个在农田里,一个在农民家的院子边上。”

第一个报告此事的人是苏家屯区王小四照相馆50多岁的王成杰。他自述自己12岁那年,有一天在大野地里割喂兔子的草,突然发现了一个洞口,就好奇地钻了进去,趟着刺骨的凉水走了很远也没到头,由于害怕就出来了。后来他没再进去过。马春斌和王成杰等人谘询了当地众多老人,还查找了大量资料,结果仍没有任何有价值的内容。据王成杰多方考证判断,这个地下工事正处于当年日军修建的长大线跟前,可能是日俄战争时日军秘密修建的一处地下工事群。

在现场的“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办公室主任崔俊国也认为,这是一处日军侵华的遗址,至于它的神秘用途,只能由知情者或专家才能揭开谜底。沈阳文物局获得了消息后表示,会尽快派专家对这个神秘的日军地下工事进行全面的探查。本报将继续关注。

此文的一个大买点是第一次披露了该地下工事的长度—“长达两公里”。令人不解的是既然里面有近一米深的积水挡住了去路。该记者又怎么知道那四个出口在哪里,又怎么知道有两公里长? 三天前苏家屯党建网还说不知道到底有多长。怎么一下子又知道这么详细? 是谁对此地下工事如此了解? 欲盖弥彰,到底要掩盖什么呢? 另外,该报告指出,是苏家屯区王小四照相馆的王成杰第一个报告发现了该地下工事。怎么不是苏家屯党建网先报告的吗? 为什么到此时才冒出一个发现者来? 几乎同时,马春斌李双琦又报导到:

(http://www.syd.com.cn/news/showcontent.asp?newsid=294876&nva=todaynews)

沈阳今报讯(马春斌图片中心记者李双琦)“2000米的地下工事,里面有弹药仓和枪械挂钩,大部份被水淹没,水里生长着没有眼睛的鱼类……”8月11日,苏家屯一位摄影师致电九一八历史博物馆,称发现日军秘密工事。

地下工事长2000余米

8月11日下午,记者会同九一八历史博物馆著名学者崔俊国来到苏家屯区苏北火车站中转货场,在货场东侧有一个炮楼,楼顶已长满了杂草,炮楼周围的水泥罩面已所剩无几,有些腐烂的铁门也被焊死。

从上面的洞口跳下去,经过了两个洞口,就到了地下工事的入口处。约2米长的狭窄通道只能通过一个人,走过通道,就是8平米左右的宽敞地带。大约又走了5米,便是宽约3米、高2米的地下工事了,周围都是水泥墙,地面有将近1米深的水,工事顶部距离地面约4米,部份墙面已经脱落。

据发现者王成杰介绍,这个工事从地面上测量,有近2000米长,现在只能进入一半,剩下里面都被水淹没了无法进入,工事里的水很清,水里有鱼类生长,但都是无眼鱼,因为长时间没有光线,鱼的眼睛都已经退化。

曾经发现弹药仓和尸骨

据苏家屯车站老站长丁振江介绍,这个地下工事老一辈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建成的,但是工事紧挨的长大铁路是1905年左右日俄战争时修建的,从而推断地下工事应该修建在1920年左右。

这个地下工事20年前曾经有人下去过,并发现过尸骨和弹药仓,墙壁上还有挂枪的铁钩。当时这么大的工程,当地90岁以上的老人都不知道,说明地下工事的秘密性。

尸骨可能是修工事的劳工

记者走访了几位退休工人,80多岁的刘兴汉老人说,他小时候就知道有这个“地道”,也进去玩过,当时也没注意里面是否还有别的什么东西,只知道是“小日本”大概在上世纪20年代修建的。

崔俊国经过认真考证说,这个地下工事从地下钢筋水泥的结构来看,肯定是日本人修建的,但是具体用途还有待考证。可能是日本人用来屯兵和做武器仓库用的。因为工事的秘密性,日本人一般都将修建的中国民工秘密处死,发现的尸骨可能就是修建工事的民工。

据悉,近日沈阳市文物局和九一八历史博物馆等相关单位,将组织人力对秘密工事进行全面的考证,进一步揭开日军秘密工事的神秘面纱。

在此报告中,该地下工事的入口处是货场东侧的一个炮楼下面。不再是货运中转车间西侧的地堡。不知是否有意将视线东移(苏家屯在货场西侧)?

从雪松路49号的血栓医院到沈阳南站的货场的直线距离还不到两公里呢。那么这个两公里长的日军地下工事能不能通到血栓医院呢?

不管怎样,显然此地下工事不是那个曾经藏有武器可以装备几十万人的“苏家屯仓库” 。那个规模应该更大的“苏家屯仓库” 按说也应该靠近该火车站或该货场附近。换言之,也应该在苏家屯地下,否则就不叫“苏家屯仓库”了。

那么,那个“苏家屯仓库”现在在干什么用呢?

谁能排除血栓医院后门处没有能通到地下工事或“苏家屯仓库”的通道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