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盖弥彰的沈阳“地下世界”

作者:怀明


【大纪元4月2日讯】就在本人于2006年3月27日根据网络资料发表“苏家屯庞大地下工事群”一文的同时,我还发现沈阳日报曾经在2002年以 “探访沈阳‘地下世界’”为D报导过沈阳市108万平方米的地下世界。当时我心想这篇文章只字没提苏家屯,也许对揭露苏家屯地下集中营没直接佐证作用。

这两天看了沈阳军区老军医的指证和追查国际关于沈阳存在庞大活人器官库的报告后,忽然明白在沈阳可能不只苏家屯的血栓医院参与了残害法轮功学员并盗取其器官的罪恶。记得那篇文章提到过地下医院,说不定会有牵连。想到此,我3月29日赶紧上网把沈阳日报的那篇报导存档保存下来。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3月28否认在苏家屯有摘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案件,并虚张声势的邀请媒体记者亲自到苏家屯查看实情。不想,3月30日联合国特使表示将调查苏家屯黑幕,随后4月1日希望之声电台也声明愿派记者前往调查苏家屯专案。看来做贼心虚,秦刚的“辟谣”声明在中国所有网站上都查不到。不仅如此,就连3月29日还在网上的沈阳日报的那篇报导也蒸发了,连接不上。这使我不禁怀疑那篇报导中或许无意泄露了什么秘密。否则为什么会在这敏感时刻被藏起来了呢?

好在我已经将该文存档保存,在此我不妨将我的疑虑写出来,并将原文附在本文下面供大家自己分析。

该文开篇写道: “总面积108万平方米、一眼看不到头的香蕉存储库、可容纳数百人的医院、能跑汽车的通道……这些设施很少有人看到,因为它们都深藏在地面以下。这便是沈阳从70年代至今陆续建设并继续开发的沈阳地下人防工程。”

说到这108万平方米, “人防办平管处处长吉泰安说,沈阳一部份人防工程为70年代建设,统计为50万平方米左右;90年代开始平战结合后又建了50万平方米,后期工程利用率较高,几乎达到100%。” “地下人防工程资产评估价值10亿2千400万元!” (另有一文报导说估价达20亿元。)

说到医院, “长廊旁的一个挨一个的房间曾经是战备医院和病房,现在,很多房间都成了仓库;“战时”一个可同时容纳300人就餐的食堂已成了货架和货物的天下。仅这一处工事,便可容近千人藏身。”这里提到的医院看来是70年代修建的,现在已经不再作医院使用了。

然而, “据市人防办有关人员介绍,现在沈阳已出现了一批仓储以外的“地下产业”———停车场、娱乐、商场、医院、变电所、油库、设备房……” 看来这些应该属于90年代以后的新建设,因为只有这50多万平方米达到近100%的利用率, 而且不是仓储。

那么这正在被利用而又不是仓储的医院是在干什么用呢? 难道这就是要隐藏的秘密?如果这些地下医院是在做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的事业的话,中共会大张旗鼓的宣传的、没有理由要掩盖的。要说调查,那就从这些地下医院开始吧。看看中共会不会否认地下医院的存在,会不会编造这些地下医院的多年经营记录。

总面积108万平方米、一眼看不到头的香蕉存储库、可容纳数百人的医院、能跑汽车的通道……这些设施很少有人看到,因为它们都深藏在地面以下。这便是沈阳从70年代至今陆续建设并继续开发的沈阳地下人防工程。

得到有关方面的准许,本报记者日前当了一回名副其实的“地下工作者”,探访了一回“地下沈阳城”。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记者无论如何不会相信,在沈阳的地 下竟蕴藏着如此的“宏伟建筑”!“地下沈阳”蕴藏着无穷商机,未来沈阳的“地下城市”更令人神往!记者在感慨之下,推出这组独家报导———

上篇 地下沈阳开掘秘闻

最早的人防工程———军阀混战时期

“沈阳最早的人防工程是张作霖在帅府修的地下室,就在大帅府的大青楼下!”———市人防办平管处的张贵生语出惊人。

沿大青楼内一个角落里的一条狭窄木楼梯下行,便进入了如同迷宫般的地下室。大大小小的房间足有十几个,稍不留神便会走错方向。关掉所有电源,一处绝对不会引起人们注意的小窗户透进一缕光线,从这个相当隐蔽的窗口可以观察到外面的动静(图1)。从窗台的宽窄可以看出,地下室的墙壁足有一米多厚,在当时足可抵御炮火的袭击。

在黑洞洞的房间之间穿行,不经意间,就发现身旁是一个出口。管理人员介绍说,地下室的出口有好几个,因为修缮的需要,个别出口已被堵死了。记者注意到,有一个出口直通大青楼后面———如此坚固的工事也要“留条后路”,由此可见“张大帅”的老谋深算,顾虑周详。

这个地下室还有段趣闻———当年与张作霖打仗的军阀吴佩孚拥有六架飞机。张作霖既想抢这些飞机,又怕吴佩孚派这些飞机来轰炸他,就在帅府的大青楼下面修了地道和地下室。在建材方面,大青楼的地下室使用了那时还比较稀罕的水泥。青砖和水泥的混合使用是大青楼的一个创举,因为在那之后,人们就开始使用红砖了。但由于青砖和水泥的协调性不太好,给今天的维修带来了一定的难度,这一点恐怕是张大帅从来没有想到过的。

如今的大帅府已成为沈阳一处观光旅游的景点,大青楼下的地下室也成为一个历史陈迹,而它在沈阳人防史上留下的烙印却永远不会被湮没。

中篇 地下沈阳

掘金探秘

地下空间资产10亿

采访结束时记者得到一个“最新”的数字———沈阳市人防工程地下资产管理中心对108万平方米进行了资产评估,地下人防工程资产评估价值10亿2千400万元!

市人防办有关人士说:“现在10亿都是死钱,采取一系列措施让它变活钱,让它再生钱!”

那么,沈阳的地下空间都派了些什么用场,开发了些什么产业呢?当天,记者与人防办的有关人员一起,走访了几处人防工程。

地下掘金空间广阔

头顶的一串日光灯延伸到远处,若非阵阵的寒意让人意识到这里是六七米深的地下,似乎这不过是一条特别长的走廊而已。这里有完备的采暖水电系统,一个不起眼的小房间里放着发电机组,方井里面的地下水清澈见底,这些地下水经受过检验,完全可以直接饮用的。长廊旁的一个挨一个的房间曾经是战备医院和病房,现在,很多房间都成了仓库;“战时”一个可同时容纳300人就餐的食堂已成了货架和货物的天下(图2)。仅这一处工事,便可容近千人藏身。

沈阳市场上90%的香蕉都是存在地下的———每年经销商们从南方贩来大量“青香蕉”,存在自然条件下容易变成“黑香蕉”,放在冷库里又会因成本太高而成为“贵香蕉”;地下温度适宜,通风良好,湿度恰当,于是香蕉们便在地下找到了最合适的栖身之所。

采访中,恰有一辆运香蕉的货车从通道里驶过,藉着通道里的灯光,记者看到,车上的香蕉是鲜亮亮的“黄色”。

据市人防办有关人员介绍,现在沈阳已出现了一批仓储以外的“地下产业”———停车场(图3)、娱乐、商场、医院、变电所、油库、设备房……

没有人对沈阳的地下产业每年的产值作过精确的统计,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与北京、上海、哈尔滨等城市相比,地下产业的规模和档次还有很大差距。

人防办平管处处长吉泰安说,沈阳一部份人防工程为70年代建设,统计为50万平方米左右;90年代开始平战结合后又建了50万平方米,后期工程利用率较高,几乎达到100%。即便如此,沈阳地下人防设施的综合利用还远远不能跟国内外发达城市相比,还大有潜力可挖———从沈阳的地下掘金,发展空间十分广阔!

最大规模的地下施工———70年代

70年代珍宝岛事件后,全国掀起了“深挖洞广积粮”的运动,在机关学校厂矿的地下纷纷建起了人防工程,沈阳目前地下工程中的一半是在那个特定年代里建成的。

老辈的沈阳人可能还记得当年修防空洞时全民参加的场面,而亲历了地下关键部位施工的张贵平则比别人有更深刻的了解。“那时候是挖开地面再回填的掘开式施工,站在地上看,下面全是人。板锹、铁镐、扁担、土篮子都派上了用场,那场面壮观极了。”“没有补助、不算加班,完全是一股子精神头儿,愣是在地下修成了一条又一条的通道,建成了一座又一座堡垒。”

在市体育场西侧,走过一个不起眼的门洞,眼前赫然出现一条长长的水泥坡道。在两道钢混结构的密闭门前,张贵平的讲述把记者带回了当初的年代———这两道重达30吨的大门在安装时颇费了一番功夫,按当时的条件,只能在整个工程已经封顶后才能安装,但通道与门的宽度基本相同,根本无法使用起重机一类的重型机械。那时还穿着军装的张贵平被调来专门安装这两道大门,在经过一番琢磨后,决定在坡道的顶部安装几个挂钩,将大门从坡道口“顺进去”,再用最传统的工具“金葫芦”进行安装。“这两道门的整个安装过程只用了六个人,老祖宗传来下的工具管用!”“这两层密闭门只要一关上,无论是水淹、火攻还是炸药爆炸时的冲击波都能挡在门外。”

这两道门不过是整个地下施工中的“个例”,在70年代至80年代的人防建设中,许多人发挥了各自的聪明才智。从当初的掘开式到不影响地面交通的情况下的逆作法施工,地下施工方法有了大大改进。小东门的地下通道、沈阳站的地下工程双层逆作法施工,均在沈阳建筑史上创下了第一次。一些工事的墙上还写着当年参加建设的单位的名字,这些名字与地下工事一道刻入了沈阳人防的历史。

下篇 地下沈阳未来展望

沈阳地下还差什么?

很多人认为,和平时期建人防工程没有用处,但世界上发达国家都建有大量的地下人防工程。瑞士是中立国,其法律规定即使一层两层的建筑也要建地下室;日本地下室建到地面下40至60米深;法国埃菲尔铁塔下有4层交错地铁线,60米深处还有人防工程……在国外,地下交通、商场、建筑、地铁车站之间都形成连网,有些车站就设在商场的地下;利用现代技术解决通风采光等问题,在城市的地下形成了一个四通八达的“地下城市”。

而沈阳目前的地下工程多为单体,是一种比较原始的状态,想达到“地下城市”的水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代城市的人防要求不仅局限于战争防护功能,而是现代化城市建设和发展的需要。随着社会不同时期的变化,地下的投入亦应相应加大,向着“地下城市”的方向发展。

北站地下工程刚刚建成时,号称亚洲最大地下工程。但在其基础上建设北站地下商城时,发现消防设施都比较落后,现在又投入资金进行全面改造。从某种意义上,北站地下商城的逐步完善便是和平年代地下工程发展的一个缩影。

“地下沈阳”将有规划

市人防办主任、地震局局长赵钧说,城市不能像“摊大饼”似地无限制地平面扩张,出路一个是“上天”———多建高层大厦,一个是“入地”———挖掘地下空间资源。沈阳市应该充分考虑可持续发展的前提下,有一个完整的地下空间的建设规划。

地下工程的开发利用最首要的是规划问题,沈阳急需搞一个地下空间的开发利用规划。现在的开发基本处于无序状态,不连片不成系统,产权管理权分散。其次需要解决资产管理问题,现在除直管工程由人防办管理外,其它的大量地下工程都由开发商自行管理。按国家规定,人防工程产权为国有资产,许多自建工程都没有向国家“交钥匙”,这样的情况沈阳大约有40万平方米。因此,尽快立法加强管理势在必行。

现在沈阳的地下空间的综合开发利用已经有计划地展开。北站地下工程无论从自然条件还是地理位置上,都是率先发展的首选。4.5万平方米的北站地下商城,原始投资1.2亿,加上二期消防设施等六大系统建设的投入,现已增值到2亿。随着韩国精品一条街的引进和灯饰城的开业,一个全新的地下商业购物城正展现在世人面前。

赵主任说,只要科学规划,依法管理,沈阳“地下城市”繁荣发展的美好蓝图一定会实现!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