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茧抽丝看丹东尸体曝光案背后所掩盖的罪恶-2


作者:怀明
【大纪元5月29日讯】

事发原因扑朔迷离

5月22日那篇无名氏的所谓的《华商晨报》的文章说,“据悉,该厂的神秘举动已被警方注意,警方怀疑其有生产毒品的嫌疑,因此对其进行搜查,结果未发现毒品,却发现了大量尸体”。“后来卫生部门也来人了”。

《中国法治报导》5月23日的报导却说,5月16日中午12点,“丹东市公安局会同丹东市卫生监督所一起来到农院,对农院进行搜查。搜查之后,警方没有明确公布搜查结果,村民们从警察的交谈中得知,农院里可能藏有尸体。”

究竟卫生部门是不是跟公安局一起来的?为什么来?好像缉毒不需用什么卫生监督所的人吧。一般来说卫生监督所应该是监管食品加工之类的。如果是因为老百姓检举该食品厂在“后院焚烧东西,冒起的黑烟闻起来令人作呕”而来检查还说得过去。可要这么承认那就得推翻这是一家工艺加工厂的说法。看来中央电视台这一忽疏报导泄露出了问题。难怪当采访到辽宁省丹东市卫生监督所张所长时,张所长回答含含糊糊“发现尸体是他们发现的,他们公安局发现的,我们的工作人员也到现场去看了一下子”。看来没有事先串通好如何回答,不知说去了好还是说没去好。反正这话可以理解成一起去了,也可以理解成后来才去的。也真难为他了。可话又说回来,如果真是因为检查卫生去的,也不需要那么多警察去戒严呀?恐怕丹东卫生监督所根本就没去人!

拔出萝卜带出泥

如果真是原本就是一家工艺品厂,卫生监督所来干什么?如果是家注册的工艺品厂,像加工人体标本这样特殊的业务,而且还要出口国外,岂有申请开业时不到地方公安局备案的?而公安局知道这厂是合法加工尸体的又怎么会兴师动众包围检查这个大院?

几篇现场采访和报导给人一种院子里的人很牛气的感觉。对记者包括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也不买帐。现在,这么大一件涉及至少32具尸体或人命的案件眼见得就给撇清成为合法经营。将不了了之。看来后台不是一般的硬。一种可能的情况是事先是偷偷摸摸地干的,不跟地方公安局和卫生部门通气联系,待公安局来检查了,才亮出底牌。致使警方也纷纷诲如莫深,一问三不知;而卫生监督所所长也吱吱喔喔,不知所云。要不是有人三天后向记者报告,这事恐怕早就没事了。而从事件上报的第二天新华网就赶紧来护航看来,这个3亩地大的大院的泥还真是很深啊!

新华网保驾哄百姓

与苏家吞案曝光两三个星期后中共才开始辟谣相比,中共这次对小孤山尸体案反应异常迅速。王海的报导在5月20日《辽沉晚报》上发表后的第二天新华网就开始掩饰说是标本。为什么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一个原因是而小孤山尸体案是见诸国内报导的,而且很快就引起了恐慌。如果不及时淹息,局势会失控。国内的老百姓呀,别老说一个小老百姓起不了什么作用。中共当局怕就怕在它们身边的小老百姓!不论是您的愤怒还是恐慌都够骑在您头上耀武扬威的恶魔们害怕不已的。

尸体来源重重疑

新华网迅速反应的另一个原因恐怕是要掩盖什么见不得人的杀人罪恶。上文提到小孤山村发现的这些尸体不能排除死在手术中或原本就是要谋杀在手术台上的可能性。谋杀在手术台上是有前例的。但能将那么多人都谋杀在手术台上吗?那不是群体灭绝吗?其罪行不是比当年希特勒更灭绝人性、更令人无法相信?还有天理吗?太不可能了吧?

然而不幸的是,在现在失去了良心道德规范的中国,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中国共产党就是逆天理而行,而且正在操纵一些昧了良心的披着人皮的家伙大量地屠杀我们的同胞,包括许多给披着天时白衣的义务人员谋杀在手术台上。

近几年中国各地大中型、甚至一些乡镇医院都大量做人体器官移植手术。在近5年里中国一跃成为世界上移植手术做的最多的国家。有的医生几乎天天做移植手术,4-5年里就做过上千例。更为奇怪的是,在别的国家病人通常要等待近10年才能碰上血器相配的捐献器官。在中国,由于人们大多秉承“毛发肌肤,受之父母”,不得自行处置的传统思想,很少有人愿意捐献器官。然而近几年里,中国的地方和军队医院都纷纷创造“奇迹”,使病人等血器相配的器官的时间越来越短,短到只需一两个星期,甚至只要一两天,或当天!这些“奇迹”背后说明中国有一个庞大的生长在活人身上的器官库(死人的器官几小时后就很难移植成活)。这些人的各种资料都已经在电脑系统中存档。当病人要求移植器官时,一旦病人完成化验,便马上可以从电脑里查找与之相配的器官。这不是病人等器官,而是器官等病人!所以这种查找和准备手术慢则一两个星期,快则只要一两天或当天!然后直接从活人身上摘取器官。

那么是什么人捐献了器官呢?中国官方说是从刚刚执行了的死囚来的。那有那么多死囚愿意捐器官的?莫非拿起死囚指头代打指纹不成?再说回来,即使是每一个死囚愿意捐献器官也解决不了问题,因为死囚与受植者的血器相吻合的概率很低,更不用说死刑的执行那能碰巧赶上有人要用器官?器官来源于死囚太说不通。

也许有人会说中国人穷,所以为了钱,到医院卖器官的人很多。可是人再穷,又有几个愿意冒了生命的危险去卖多余的器官?更何况像心脏这样的器官每人就一个,捐献了就等于死亡。要那钱又有什么用?

那么究竟那来那么多血器相配又随用随到的器官呢?3月9日苏家屯血栓医院地下集中营曝光后,才揭开了迷底。这是一个令人无法相信又不得不相信的残酷事实。就在自称为中国人民大救星的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政府正在组织穿着白衣的医生们灭绝人性地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活体摘取器官移植给病人!甚至不给他们打麻醉针!然后不等人咽气就给扔到焚烧炉里给焚烧灭迹。更有甚者,还将一些尸体卖给尸体加工厂白挣一大笔。这些尸体包括有怀胎十月即将分娩的母子,而这些标本甚至被运到国外巡回展览。据沈阳军区一位老军医的揭露,这些法轮功学员都给造了假身份,然而他们的签名都相近或相同。明显是别人代签。他们这样肆无忌惮残害法轮功学员是因为整个档案都是假的,而且作为军事秘密保管半年后即被烧掉。

当国际追查人员达电话到医院问医生有没有用法轮功学员的时候,有的医生还理直气壮地反质问,“法轮功又怎样?!该用就得用嘛!”

然而还是天良未尽的人更多,知道此事被唤醒的人也越来越多。所以,尽管中共当局否认有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器官和焚尸灭迹的行为,尽管借辽宁省丹东市卫生监督所张所长之口说“这些尸体都是陈旧尸体,都是经过福尔马林浸泡的这样的尸体”,尽管“知情人”竭力要人们相信这些尸体不是他杀,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遮掩反而使人们更加相信:这些老若妇幼的尸体很可能就是被残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因为中共党员对法轮功视为大敌,不管老若妇幼都抓都关。要是器官有用,即使悔过了也不放出来!

所以很多网友留言怀疑说尸体是从苏家屯来的。虽然这样的留言很快就被删掉。但中共那灭绝人性的暴行岂能从人们心中和将来的历史记录上轻易抹除的了的?

灭迹不慎反漏底

你看这院子里积水成滩、门窗不严,哪里像一个工艺品加工厂?说是一个垃圾焚烧处理场倒更贴切些。如果是加工厂,产品呢?可别再拿人家的产品来挡塞了。说到这院子,3亩地大的大院也被一些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记者说成是“农家小院”(真不知这记者自家的大院有多大?)。可别小看这个“农家小院” 啊,在那位根深的“韩国老板”的经营下,从2月份开业以来,冷藏车“经常在夜里从北面侧门进出工厂,直接开进后面院子里”。“反正是,几乎也就是天天来”。而且,后院里“焚烧东西,冒起的黑烟闻起来令人作呕”。这里究竟是个尸体加工厂,还是一个尸体焚烧或销毁厂?

苏家屯血栓医院地下集中营曝光后,中共当局慌了手脚,不知所措。两三个星期后才辟谣并安排美国的调查团考察苏家屯血栓医院。然而这种调查是有限制的。疑为利用人防工程改装的地下集中营的地下设施根本就没敢打开让人检查。美国的调查报告措辞说在医院的场地上(Ground)没发现问题,而香港大公报干脆掩饰说除了下水道根本没发现别的地下设施。但真的没有地下人防工程吗?众所周知,文革开始起为备战而建造的地下人防工程都是沟通政府机构、医院抢救系统、交通枢纽、及其它秘密单位的。作为全国人防先进单位的沈阳市拥有数十万平方米地下设施,而苏家屯的地下人防工程更是功绩卓著,曾在应变化学物品泄露时使用人防工程迅速及时地解决了问题,得到了中央的表彰。说位于苏家屯区政府和火车站之间的苏家屯血栓医院没有地下人防工程,谁能相信?

当更多一些国家和组织开始申请到中国调查时,中共却心虚害怕的要命,根本就不敢给批签证。为什么害怕呢?因为这些调查组织很可能掌握很多尚未公开的检举揭发材料和证据,只需实地验证就可将中共的画皮彻底剥露。而在中国国内,中共当局一方面抓紧利用法轮功学员活体资源加快各种移植手术,另一方面又必须要匆匆忙忙消尸灭迹,掩盖罪行。要在像沈阳这样的大城市再大批地火化尸体是容易曝光的。而小孤山村离201国道很近,很方便运输。从沈阳运到这里来再加工或焚烧要隐蔽的多。所以说这里可能是个秘密“尸体销毁厂”也不是不可能的。

从“以前几乎天天有冷藏车来”到仅仅5月17日左右到的这批就有32具尸体之多(“这些尸体运送到小孤山的时间大约是5月17日前后”注:5月16 日事发)来看,这家工厂生意很兴隆。到底“经营”过多少尸体呢?又都是从哪儿运来的呢?尽管网上官方操作的媒体一会儿说尸体是从黑龙江医院里卖来的,一会儿说是从南方卖来的,甚至说是从国外来的,然而总给人一种转移视线的感觉。越是这样就越是令人怀疑或许尸体就是从附近监狱或医院运来就近灭尸的。要不然那儿找不到这么一个破院子?

据沈阳军区一位老军医的揭露,全国有36家像苏家屯血栓医院那样的地下集中营。尤其是在东北分布最多,而且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也最多,有的多达12万人,甚至有的是设在军事区内。这些集中营都是近几年从中央专门拨款新建或改建的。

可附近有这种新而且大的专门为关押法轮功建造的建筑物吗?从丹东地区的卫星地图来看(题图),小孤山村东北方向不远位于栗子园村和付家堡子处有座大型密集整齐的距形新建筑物群。东西约400米,南北约600米,比丹东任何建筑都大而招眼。然而从网上搜索,在栗子园村和付家堡子一带却找不到什么大型企事业单位。不知会不会是近几年中央专款筹建的大型监狱或类似军事设施。

不管怎样说。新华网的种种掩饰行为表明辽宁丹东小孤山事件背后一定有见不得人的罪恶。

5/29/2006 10:11:44 A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