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部份法轮功学员被掏空器官案例

【人民报2006年3月10日消息】沈阳苏家屯秘密集中营设焚尸炉,出售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内幕被曝光后,人们在强烈的惊骇和愤怒之中,看到中共不但剥夺人民的思想自由,不仅杀人害命,更取其肝胆心肺来卖,从中捞取最后的一笔血腥外快!中共的恐怖暴行超乎人的想像!
早在99年720后,江泽民和中共动用四分之一以上的国力迫害法轮功,江泽民还亲口密令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

下面是部分已被海外媒体查证的法轮功学员死后被强行解剖并取走器官的部份案例。

黑龙江任鹏武全身器官被摘除后强行火化

为人忠厚正直的任鹏武
据明慧网报道,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第三火力发电厂33岁的技术员任鹏武,为人忠厚正直,身体健康,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曾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五好青年、岗位标兵、工厂劳动模范和黑龙江省电力系统劳动模范等。

2001年2月16日任鹏武在呼兰区腰卜村散发天安门自焚真像材料被警察绑架,被原呼兰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常江海,王可达、陈景跃等人残酷殴打刑讯逼供后,被送往呼兰区第二看守所,2月21日凌晨看守所传出任鹏武死亡的消息。从被非法抓捕到被迫害致死仅仅四天时间。

有目击者证实,任鹏武被迫害致死后,警察为毁灭罪证,不允许任鹏武的家属对其尸体拍照,并在未经家属的同意下,将任鹏武遗体从咽喉处至小便处的所有身体器官全部摘除之后强行火化。

除任鹏武一案被媒体爆光外,黑龙江省在2000年10月大庆市、2003年11月鸡西市等地,也分别发生将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遗体器官摘除的恶性事件。

广州郝润娟被折磨得丈夫都认不出

郝润娟:女,28岁,河北张家口人,家住广州柯子岭。2002年2月25日被广州白云区警察非法拘捕,22天后看守所通知丈夫去认尸。

丈夫看到遗体被折磨得面目皆非,完全不像妻子的模样,尸体还带有鲜红的血迹。据悉警察在家属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解剖了尸体,至于取走什么或干了什么,外人不得而知。家属看过遗体两次后,都认为那不是郝润娟,最后只好把2岁的儿子带来验血,证实那惨不忍睹的遗体就是郝润娟。

据知情人介绍,郝润娟在看守所遭受了多种酷刑。警察对她野蛮灌食时,还加进一些不知名的黄色药物,每次灌完食郝润娟都会不停的呕吐,并呕出类似痰块的物体。据外界猜测,警察解剖尸体,也许是拿她当活人试验品,验证黄色药物的作用。

河北杨丽荣被摘内脏冒着热气

杨丽荣,女,34岁,河北省保定定州市北门街人。杨丽荣于1999年10月依法到北京上访遭绑架关押。两个月后,在家人被勒索了5000元现金后获释。

杨丽荣的丈夫是计量局司机,因家中老人经历过文化大革命,胆小怕事,恶警抓住其弱点进行恐吓;丈夫怕丢掉工作,多次打杨丽荣。杨丽荣和言以对,家庭气氛平和些。后恶人经常找上门来,杨丽荣曾连续三次被送到洗脑班洗脑,家人被多次经济勒索,好端端的家被搞得无一日安宁。

2002年2月8日晚,警察又到杨家非法抄家。因没搜到什么,就灰溜溜的走了。她丈夫承受不住压力,次日凌晨趁家中老人不在,用双手死死掐住了杨丽荣的咽喉……他们年仅十岁的孩子,在旁目睹了悲剧的全过程。

清醒过来的丈夫后悔莫及,立即投案自首。警察赶来现场,法医将体温尚存的杨丽荣剖尸,并摘走了很多器官,掏出内脏时还冒着热气,鲜血哗哗的流。连在场的公安都说:“这哪是在解剖死人,明明是在解剖活人啊!”

石家庄左志刚一夜间被害死,六月天下大雪

左志刚
左志刚,33岁,生前是菲力普驻中国公司之优秀电器维修工程师,在河北省石家荘中山路瑞光电脑公司工作。2001年5月30日,就在左志刚结婚的前一天,突然遭警察绑架,一夜之内被活活打死,警察还诬陷是上吊自杀。左志刚去世的当天,连日火炉般高温的石家庄忽然下起了漫天大雪。老百姓说六月飞雪,定有奇冤。

据左志刚的父亲左耀新在给法庭的申述材料中写到:“2001年5月30日下午3点左右,桥西公安分局政保大队的林振生队长、侯文华等人伙同兴华街派出所恶警将他绑架走,并在当晚7点左右非法抄家,把家里翻了个遍也没得到他们想要的。恶警们疯狂残暴,在一夜之内将33岁的左志刚活活打死。

遗体伤痕累累,一只耳朵呈黑紫色,在后背腰部有两个方形的大坑,脖颈部两侧各有一条明显的较细的伤痕,周围尚有血迹,背部有两块相距一寸左右非常明显的伤,且后背大面积皮肤为紫色,头部有伤:左脸部、腮部有钝器击打的肿块,右耳全部为紫蓝色。

然而面对这么明显的暴力逼供、害死人命事实,这些警察却对外撒谎说左志刚是在看守他的人员离开的6、7分钟之内用自己的衬衫上吊死亡的。左志刚身高1米72,而监牢门只有1米60高,怎么可能上吊呢?”

由于案子性质恶劣,手段残忍,激起民愤,在亲人的强烈抗议下,遗体至今未火化。在中共江氏邪恶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算自杀,打死白打死”的邪恶政策下,左志刚的冤案压了四年了,至今未能昭雪。

福州市杨瑞玉的遗体腰部有拳头大窟窿

杨瑞玉,女,47岁,福州台江区房产局职员,2001年7月,杨瑞玉在工作单位被公安非法绑架,三日后被迫害致死。死后福州公安局不许其家人声张,也不准她的工作单位的同事见遗体,遗体由警车押送,一到火葬场立即火化,而且不让杨瑞玉的丈夫和女儿走近遗体。据目击者称,杨瑞玉遗体的腰部有拳头大小的窟窿。

福建孙瑞健的遗体被剖腹解剖

孙瑞健,男,29岁,武汉体育学院毕业后在福州打工。2000年11月去北京上访时被公安拘留。12月1日他的家属被告知孙瑞健已于11月29日在由两名福建公安押解情况下途中跳车死亡。家属要求见遗体,公安却推三阻四,躲躲闪闪。孙瑞健的妻子见到遗体时,遗体已被剖腹解剖,死者眼睛异常突出,疑死前曾遭毒打。

山东王行垒被解剖了才送到县医院的

王行垒,男,35岁,山东省临沂市莒南县磷肥厂职工。王行垒于2001年8月21日在喷漆法轮功真象标语时被恶人发现后带走,16天后被迫害致死。阳谷县公安局却在其去世3天后才通知家属认尸,并称王因绝食而死,可家属发现他的头部有淤血。

据知情人反映,王行垒是被警察活活打死后,解剖了才送到县医院的。消息来源还说,县医院一位医生证实了这一点,并怀疑遗体已被摘取了器官。阳谷公安局及阳谷县城关派出所对记者的查问均拒绝作答。

哈尔滨郭士军被公安局半夜秘密火化

郭士军
郭士军,男,52岁,哈尔滨市红旗乡果树示范厂木工。2004年2月13日被东关派出所警察劫持到双城第二看守所,后被判劳教三年,在长林子劳教所长期遭酷刑迫害,2005年2月1日,劳教所将将奄奄一息的郭士君放回家,2月3日,劳教所警察又到家中将郭士君弄到医院做诊断,谎称他得的是肺癌和肝癌。

8天后郭士君去世。在给他更换衣服时,在场的人发现:郭士君被劳教所用高压电棍等刑具打的没有一处是好地方,就连肛门和外生殖器官也遭到了损坏,都变形了,发黑,结肠从肛门脱出很长,全身伤痕累累,体无完肤。

在遗体还没经过法医检验的情况下,哈尔滨市公安局南岗分局及红旗派出所的人员,在2005年3月29日夜晚人们睡眠时,将郭士军的遗体拉走火化,根本没有通知家属。为什么半夜三更偷偷摸摸把遗体拉走火化?他们对遗体做了什么手脚呢?

偷取器官绝非个例

到目前为止,明慧网核实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经超过2800人,还有1200多人有待核实,更多迫害案例还无法统计。另据明慧网2004年6 月报道,据内部人士透露,大陆某些邪恶警察正在与贪财黑医密谋出售法轮功学员的人体器官,其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据悉,仅石家庄某中医院就已分得六个指标。

据一名曾在广州白云区戒毒所被关押的人士透露。2001年的一天他看见几个吸毒犯在殴打一名法轮功学员,正好被一名戒毒所的医生看见。医生说:“不要打腰部,腰子有用的。”一次他还听医生说:注意不能打腹部和眼睛。

在这些完全没有了人性的医生眼里,人的死活不重要,但那些能卖钱的器官才是它所关心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